唯有你如此明亮清晰,茫茫人海中

2019-09-25 13:32栏目:港台影视
TAG:

爱情是抽象的,情感是无形的,托德擅长用内心视觉化的方法去处理情感的流动。还记得在Carol前夫哈吉的不约而至毁了那个圣诞前的周末,Therese坐Carol的车去火车站,透过火车窗户我们看到Therese终于强忍不住委屈落泪

派翠西亚海史密斯是个天才,众所周知她是以犯罪题材小说成名的,这部原名《盐的代价》的中篇小说实在是太不像她的风格了,而迫于时代原因,她过了很多年才承认自己是作者。Carol是个带有神秘色彩的女人,而正是这种神秘性使得观众对此留有更多的遐想,她的出现使Therese陷入爱情,爱情和犯罪在某种程度上是极为相似的,不得不说派翠西亚的描写是洞悉人心的,当人陷入爱情,和鲜明的犯罪心理是如出一辙的,当局者迷,你会表现出相同的反常状态,那些人性中令人不安的、隐藏在潜意识下的侧面,会让你不一样。然后你会发现,这就是爱情啊!而好演员的精准演绎实在是不能更幸运了。人物中Carol和Therese的每个细微表情、手势都是有其意义的,因为正因为这些细节才能使她们的爱情具有说服力,这需要演员强大的功力和过硬的演技,她需要在极有限的条件下用自身的眼神动作去表演电影想要的一切,这可不是个轻松活儿

可惜的是剧本删掉了Carol回纽约后Therese独自在西部经历的种种事情,比如在图书馆看到那副让她想起童年和Carol的油画,比如她拒绝了Carol给的支票而不得不找一份工作完成接下来的旅行,比如Dannie恰巧路过探望Therese,比如Therese独自把Carol的车开回纽约……这都是她成长的过程,她并不是一夜长大,也并不是突然有了铠甲,她觉得Carol背叛了自己,她恨Carol,但是如果一切回到最初,她依然会爱Carol——不是另一个女人,而是Carol。

如果你看过《火车怪客》、《天才雷普利》,你就知道派翠西亚海史密斯是个多么才华横溢的天才作家;

因为这部电影是以Therese为主观视角的,她“陷入”了爱情,当你遇到真爱的时候,你会盲目,迷失自我,会变得不像自己,你无法去否认这种感觉,所以你“陷入爱情”,这也是电影的主题,不是狭隘的围绕主角都是同性这个话题,性别只是一个因素,《CAROL》讲述的是一个爱情。正如同这世上所有伟大的爱情一样,《泰坦尼克号》Jack和Rose的阶级差异;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家族仇恨;《乱世佳人》里斯嘉丽和班瑞德的战火年代;King Kong对Annie跨越种族的爱.......Therese和Carol存在着显著的年龄差异、性别问题和身处不同社会阶层的鸿沟。但真正的爱情是无视这一切的,无论你和爱人之间有什么阻碍,也无法阻止你去爱她,躲得过大雨滂沱的夜,也躲不过四下无人的街。

故事没有将Carol和Therese之间主要的障碍设置成外在的社会压力(当然这种压力必然存在),而是内化成两个人内心深处的选择,这让CAROL得以在更宽泛的层面上讨论爱情。除了她们是同性这一点,她们还面临着年龄、阶级、成长背景、人生经历的差异。难的不是爱上一个同性,难的是相爱本身,难的是为爱坚定。

如果你看过《天鹅绒金矿》、《我不在那儿》,你会知道托德海因斯这个导演有多牛逼;

电影中有好几场透过窗户、玻璃、雨滴拍摄的戏,这种朦胧模糊的构图摄影更彰显了欲望的暗中涌动,

我想更多的观众会代入Therese的角色,不仅因为影片是从她的角度叙述,更因为她对Carol的爱很容易理解,但Carol对她的爱却模模糊糊——初次见面故意落下手套显得居心叵测,和丈夫吵架后对Therese态度恶劣,主动把Therese推倒,睡了人家之后第二天一早就离开,让前女友转交分手信,一句话也没说就挂断Therese的电话……Carol的种种行为都称不上是一个好情人,甚至有人说如果从Carol的角度把这个故事再讲一遍恐怕就不是什么美好的爱情故事了。但是,一个三十多岁、有丈夫、有女儿的女人的人生是Therese不曾经历也无法想象的,Therese是Carol爱过的第二个女人,她更加清楚一旦投入了她可能会失去的是什么,所以她比Therese更加没有安全感,可是由于年龄、阶级、经历等等原因,她必须要表现得很强大,强大到足以保护Therese。那么谁来保护她呢?她的丈夫不可以,Therese就可以吗?我们都曾真心地爱过别人,也都经历过一段甚至几段因自我保护的本能而退缩的感情,但我们谁也无法否认曾经相爱的那些时刻是真实的。

如果你看过《龙纹身的女孩》,那个叫做萨兰德的冷酷孤独的女孩你一定不会陌生;

爱情是抽象的,情感是无形的,托德擅长用内心视觉化的方法去处理情感的流动。还记得在Carol前夫哈吉的不约而至毁了那个圣诞前的周末,Therese坐Carol的车去火车站,透过火车窗户我们看到Therese终于强忍不住委屈落泪

原著在结尾处写道:It was Carol she loved and would always love. Oh, in a different way now, because she was a different person, and it was like meeting Carol all over again, but it was still Carol and no one else. It would be Carol, in a thousand cities, a thousand houses, in foreign lands where they would go together, in heaven and in hell.(那就是Carol,她爱过并且会一直爱下去的Carol。只不过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因为她不再是从前的她了,就好像一个全新的她再一次与Carol相遇,但那个人依然是Carol,不是别人。她们会携手走过万水千山,即便是天堂和地狱也不能将她们分开,而让她愿意这么做的只有一个人——Carol。)

而对于Rooney Mara,Therese这个需要大量内心戏的角色她是否可以驾驭下,一开始我也是怀疑的,虽然她在《龙纹身的女孩》里令人惊艳,但她似乎还是太年轻了。不过我的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在《CAROL》中,她似乎在有些地方,比cate还要出彩。

Highsmith的文字太具有感染力,把一个简单到不能更简单的爱情故事讲述得惊心动魄,这“惊心动魄”并非来自于跌宕的情节,而是来自于澎湃的情感,以至于编剧Nagy的改编注定不可能很出彩,好在她依然写出了很多精彩的对白。我很喜欢编剧为百货商店的玩具火车找到了新的隐喻:Everything comes a full circle. 而原著中写的却是:It was like something gone mad in imprisonment, something already dead that would never wear out. 与imprisonment相比,full circle更乐观。随之改变的是Therese这个角色的性格,原著中的她自卑、多疑、脆弱,不停地向Carol索取安全感,而电影中的她虽然依旧在Carol面前自卑,不懂得拒绝任何人,但她相信Carol,并且试图给予Carol安全感,令这个角色更加让人心疼。有一场戏,Therese意外地发现Carol的行李箱里有一把枪,她以为Carol和她在一起没有安全感,于是她找了个机会试探性地问Carol: ”Do you feel safe? With me, I mean.” 她甚至还说“如果你没有安全感,一定要告诉我。”Carol回答: ”I’m not frightened.” 这里不得不为编剧一语双关的对白鼓掌。类似的精彩对白还有影片一开始建构人物阶段,Therese的男友Richard骑自行车载Therese去上班时问她去欧洲旅行的事,Therese的回答是”It’s too cold, I can’t think straight.”(意思是“天气太冷,我根本无法思考。”但straight也有“异性恋”的意思。)Therese曾经问Richard有没有爱过男孩,Richard说他没有,但他听说过“那样的人”,Therese说她指的不是“那样的人”爱上另一个“那样的人”,而是一个男孩遇见了另一个男孩,没有任何原因,他们只是相爱了。这一场戏的原对白非常精彩,所有贴标签的做法都是狭隘的。

那一刻,相信很多人也被打动了。Carol离开Therese,当Abbey送Therese回去的途中,Therese从车上狂奔下来,在路边痛苦地呕吐,这个场景是不是似曾相识?人在经历那种极端的痛苦的时刻会产生本能的恶心,正如在《断背山》里,Jack离开Ennis以后Ennis也那样呕吐。这种生理的表现是极端的绝望和痛苦。失去所爱之人,就好像连自己也失去了。

如果你看过《天鹅绒金矿》、《我不在那儿》,你会知道托德海因斯这个导演有多牛逼;

摄影完美诠释了导演意图,犹如轻抚爱人肌肤般温柔的摄影机运动,配合不满却总是出现得恰到好处的音乐,润物细无声地渲染了爱情的气氛。Carol和Therese的初次见面,人群中的惊鸿一瞥,她们之间的人来人往一瞬间就都不存在了,Carol来到Therese的柜台前,正反打两人的对话,仰拍Carol,俯拍Therese,强化两人的阶级差别,Carol买完玩具后转身离开柜台,摄影机开始缓慢移动,Therese凝视Carol的眼神,Carol离开的背影,我们知道爱情就这么萌芽了。摄影师利用隔着玻璃拍摄Carol和Therese来表现两人之间的阻碍和暧昧,利用封闭图形的前景把两人框在一起来表现角色的处境,利用把摄影机放在一道甚至两道门之后压缩演员的表演空间来增加情感的张力,选择缓慢地pan、track和dolly来触发观众的共鸣,每一次镜头运动都充满了情感。

因为这部电影是以Therese为主观视角的,她“陷入”了爱情,当你遇到真爱的时候,你会盲目,迷失自我,会变得不像自己,你无法去否认这种感觉,所以你“陷入爱情”,这也是电影的主题,不是狭隘的围绕主角都是同性这个话题,性别只是一个因素,《CAROL》讲述的是一个爱情。正如同这世上所有伟大的爱情一样,《泰坦尼克号》Jack和Rose的阶级差异;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家族仇恨;《乱世佳人》里斯嘉丽和班瑞德的战火年代;King Kong对Annie跨越种族的爱.......Therese和Carol存在着显著的年龄差异、性别问题和身处不同社会阶层的鸿沟。但真正的爱情是无视这一切的,无论你和爱人之间有什么阻碍,也无法阻止你去爱她,躲得过大雨滂沱的夜,也躲不过四下无人的街。

托德海因斯的才华再一次在这部电影里展现,他对于电影的场景还原有一种近似固执的追求,那个时期的布景、Carol在辛辛那提的老建筑,她那辆是1949年产的 packard super delux 8豪华车、角色的服装设计、每个摆设细节都原汁原味呈现了那个年代的特点。假如你看过托德执导的那部《幻世浮生》,你会知道他对于电影场景的还原水准有多高

原著里Abby是个不怎么讨喜的角色,但改编却让我非常喜欢这个角色。她和Carol十岁就认识,青梅竹马,Carol遇到Therese前曾与Abby有过一段感情,两人的关系维持了一段时间后结束。电影里没有交代两人分手的原因,Abby只是说”It changed. It’s nobody’s fault.” 我猜原因是Carol的丈夫发现了她们的关系,而彼时的Carol不愿为了Abby放弃自己的家庭和女儿,可是遇见Therese一切都变了。Abby也爱着Carol,只是这种爱已经不是非要得到对方的自私的爱,她陪伴在Carol的身边,在Carol最绝望的时候她是Carol最信任的人,Carol可以在她面前蓬头垢面、披头散发、抱怨连篇。有一场戏是Abby去看望Carol,要走的时候,Carol用力地抓着Abby的手站了起来,Abby揽着Carol的腰,Carol的手在背后握住Abby的手臂,这一幕深深打动了我。是Abby把Carol从绝望的沼泽中拉了出来,她无法拥有Carol,可是她想要Carol快乐,Carol的丈夫同样无法拥有Carol,可是他却要夺走Carol的快乐。

爱情的邂逅可能是由命运来决定的。Therese是一个百货公司的售货员,平凡的就像你随时可以见到的年轻女孩,但她心中有一个做摄影师的梦想,在一个和往常一样普通又无聊的工作日,她偶遇了来为女儿选购圣诞礼物的Carol,两个人很投缘。Carol落下的手套成了两人交往的契机,通过电话联系、约会吃饭、公路旅行,她们的感情持续发酵并逐渐意识到对方是自己的所爱之人。但爱情总是会遇到阻碍,Carol的丈夫此时正在和她办理离婚手续,他对此身怀怨恨,并不顾一切地争取女儿的抚养权,以控制Carol留在他身边。Carol为了女儿决定与Therese分开,和丈夫妥协。俩人遭遇到的社会压力和阻碍使她俩的爱情之路坎坷艰辛......

而凯特布兰切特,不用赘述你也知道她很有名。这些人,集中在一起,会拍出一部怎样的电影?唯一可以确信的是这绝不会是一部烂片。

改编将故事结构变成了倒叙,首尾呼应,恰恰就是小火车的隐喻:Everything comes a full circle. 影片一开始就是Carol和Therese在一个餐厅里喝茶,用的是远景表现,听不清楚两人究竟在说什么,谈话很快被Therese的一个朋友Jack打断,Carol起身穿大衣,准备离开,临走前她把右手按在Therese的肩头,Therese低头看着Carol的手,胸口大幅度地起伏,然后Carol离开,Jack去打电话,Therese一个人坐着,背影,肩膀依然上下起伏着,安静却有力量的一个镜头,只是彼时观众们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直到影片结尾处,我们听见了她们的对话,Carol说她租了一套足够两个人住的公寓,并且找到了一份工作,她对Therese说”I was hoping you might like to come and live with me, but I guess you won’t.” Carol直直地看了Therese三秒钟之后又说”Would you?”这一刻,Carol不再是那个可以掌控Therese的人,从她不确定Therese是否会赴这场约会,到她向Therese递烟被拒绝,再到她自己说出她想也许Therese不会愿意和她一起住,她和Therese在这场爱情中的地位渐渐趋于平衡——只有这样她们才有可能在一起生活。Therese的回答是No,这个从来不会拒绝Carol的小女孩长大了,在Carol的意料之中,但Carol是伤心的,她给了Therese一次改变主意的机会,只是因为她不愿相信她和Therese之间就这么结束了,可是她的语气是颤抖的,充满了不确定,这也不是从前的Carol了。Therese没有说话,但胸口起伏,Carol看着她,眼眶渐渐湿润,摄像机缓慢地track in,好像一只手,把观众的头按进一池名叫悲伤的湖水里,然后Carol说出了英文里最有力的三个字,在此之前Therese也从未对Carol说出过这三个字,让这三个字变得更加动人,尤其是当她是从一段感情中更强势的人口中说出时。这时Jack出现了,回到了影片的开头。原著中是Therese先对Carol说I love you,在她们第一次接吻前,然后Carol说出了曾让无数书迷心动不已的对白:” Don’t you know I love you?” 虽然编剧删掉了如此经典的一句对白,但我觉得电影这么改编就角色性格而言更加完整。

Carol和Therese的爱情,是一见钟情的,遇到对的那个人,只要一眼你就可以确定。第一次相遇,两人眼神的交汇,我只能说这两个演员绝了,眼神是最难演的,用眼睛说话更是难上加难,但这种“一眼万年”的感觉愣是被传送到观众那儿。Carol第一次约Therese吃饭在餐馆那场戏,Carol是局促不安的,她并不确定Therese对她的感觉,所以她看Therese的眼神是游移不定的,说话的语调也是犹豫迟疑的,而Therese的羞涩紧张,如果你有喜欢过人你一定明白那种感觉:看着她的时候,所有的可能性都在脑子里上演,细数到见面后每一句话的语气和用词,会幻想她梳起怎样的发型,喷什么香水,而此时Carol占据了她全部的身心。

如果你看过《龙纹身的女孩》,那个叫做萨兰德的冷酷孤独的女孩你一定不会陌生;

爱可以让一个脆弱的人变得坚强,让一个坚强的人变得脆弱——这真是不可思议。

而对于Rooney Mara,Therese这个需要大量内心戏的角色她是否可以驾驭下,一开始我也是怀疑的,虽然她在《龙纹身的女孩》里令人惊艳,但她似乎还是太年轻了。不过我的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在《CAROL》中,她似乎在有些地方,比cate还要出彩。

如果你看过《火车怪客》、《天才雷普利》,你就知道派翠西亚海史密斯是个多么才华横溢的天才作家;

故事讲的是圣诞节前夕,在百货公司玩具部打工的Therese对已婚贵妇Carol一见钟情,彼时Carol正在和丈夫争夺女儿的监护权,Carol的丈夫派私家侦探跟踪Carol和Therese,拿到证据威胁Carol,Carol不得不与Therese分手,却在庭外调解时因不愿否认和Therese相爱的事实而主动放弃女儿的监护权。对导演Todd Haynes来说最难的莫过于如何将原著中大量的心理描写转化为影像,他做到了,甚至已经不能更出色了,没有王家卫式的旁白来表现心理活动,取而代之的是数不胜数的细节——Carol搭在Therese肩上的手、Carol的红色指甲油、车窗上的水汽、Therese一笔一划地写下Carol的名字、Therese在Carol的蓝色毛衣上寻找属于Carol的味道……很多人说要感谢Todd的性取向,让他比女人更懂女人,但说到底这与性别无关,而与对爱的理解有关。

电影中有好几场透过窗户、玻璃、雨滴拍摄的戏,这种朦胧模糊的构图摄影更彰显了欲望的暗中涌动,

不得不说,两个女主的选角极为成功。当你看完这部电影,你没法想象除了她们以外还有谁能够更好地演绎这两个角色。Cate Blanchett就是现实生活中的Carol,她一头金黄的头发,优雅美丽地走进商店,嘴角扬起时眼角几处淡淡的细纹,缓慢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她就是Carol

故事中另一个主要角色Carol的设定没有太大改变,可能是因为原著以Therese的视角讲述,Carol的形象原本就是模糊的,我们看到的Carol只是Therese面前的Carol,除此之外我们对Carol几乎一无所知。但原著中的Carol似乎更加克制,同时也更加缺乏安全感,她表面强势,却始终在试探Therese,不敢轻易地采取进一步行动。而Cate演绎的Carol乍一看强势到近乎霸道,她打断Therese的话,替Therese做决定,甚至连送Therese礼物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以至于不少人对Cate的表演失望。但如果注意到Cate表演中的细节就能捕捉到她爱Therese的证据。影片第98分钟堪称Cate从影以来的最佳演出,彼时Carol已经和Therese分手,她坐在车里,正要去和丈夫庭外和解,突然她凑近车窗——她看到了Therese,一个完全不同的Therese,她仿佛一夜之间从一个孩子成长为一个大人,Carol一直看着Therese,看着她穿过马路,看着她走向街的另一边,看着她渐渐消失,Carol的表情由初见时的惊讶,过渡到对重生的Therese的欣赏,再转换为对恋人的爱慕,她眼神中的痴情就像此前的每一次Therese看着她时的眼神一般——全世界都消失了,只剩下你。这一刻,故事的视角转换了,观众变成了Carol,我们看到了Carol眼中的Therese,也体会到了Carol的内心挣扎,这一刻,她决定了不否认她和Therese的关系,哪怕那意味着失去女儿。紧接着,Carol的背影出现在电梯里,她转过身面向观众,她打开了那道即将改变她一生的门。当她的律师试图否认私家侦探所提供的录音带内容的真实性时,Carol强硬地打断了律师,她说她不会否认她和Therese之间的事,Carol的情绪就像冰山隐藏在海面下我们看不见的部分,但它正不动声色地开始瓦解,Carol把双手放在桌面上,试图克制自己的情绪,正如她一贯的风格,她重新调整好呼吸,说出她愿意放弃女儿的监护权,律师激动地打断Carol,要求暂停会议,Carol几乎哽咽,但她努力地以平静的语气清晰地表达了自己的诉求,她会不惜一切代价争取探视权,Carol说完最后一句话,情绪也达到了崩溃的边缘,她不能再多说一句话,多说一句眼泪就会决堤,她不愿也不会在丈夫面前流泪,自始至终她都是微扬着头说话,而她的丈夫甚至不敢正视她。看这一场戏的时候,我几乎忘了呼吸,当Carol走出会议室,令人窒息的戏剧张力在随后出现的纽约街景和舒缓的音乐中渐渐散去,然后我情不自禁地wow了一声。

托德海因斯的才华再一次在这部电影里展现,他对于电影的场景还原有一种近似固执的追求,那个时期的布景、Carol在辛辛那提的老建筑,她那辆是1949年产的 packard super delux 8豪华车、角色的服装设计、每个摆设细节都原汁原味呈现了那个年代的特点。假如你看过托德执导的那部《幻世浮生》,你会知道他对于电影场景的还原水准有多高

这部电影里我最爱的便是Therese和Carol两个人在一起时那些恰当的沉默和静止的瞬间,静默不语,眼神交汇时的情感融合,犹如一场排山倒海般的龙卷风一样的爱意,它片甲不留的摧毁路上一切障碍又将其接二连三卷入空中,不由分说地撕得粉碎,以无人可挡的势头吹过汪洋大海......电影结尾Therese穿过茫茫人海那个与Carol的对视就足以令人落泪:爱情,本来就是我爱你这件事儿

严重剧透!请小心打开本文!

派翠西亚海史密斯是个天才,众所周知她是以犯罪题材小说成名的,这部原名《盐的代价》的中篇小说实在是太不像她的风格了,而迫于时代原因,她过了很多年才承认自己是作者。Carol是个带有神秘色彩的女人,而正是这种神秘性使得观众对此留有更多的遐想,她的出现使Therese陷入爱情,爱情和犯罪在某种程度上是极为相似的,不得不说派翠西亚的描写是洞悉人心的,当人陷入爱情,和鲜明的犯罪心理是如出一辙的,当局者迷,你会表现出相同的反常状态,那些人性中令人不安的、隐藏在潜意识下的侧面,会让你不一样。然后你会发现,这就是爱情啊!而好演员的精准演绎实在是不能更幸运了。人物中Carol和Therese的每个细微表情、手势都是有其意义的,因为正因为这些细节才能使她们的爱情具有说服力,这需要演员强大的功力和过硬的演技,她需要在极有限的条件下用自身的眼神动作去表演电影想要的一切,这可不是个轻松活儿

这种紧张感的营造使观众感同身受、引起共鸣。Carol凝视着Therese,缓缓说道“What a strange girl you are, flung out of space.”这句话在她俩第一个赤裸相拥的床戏中再一次出现,因为电影是随Therese的视角推进的,对于Carol,我们也是以她的角度去看待,能清楚说明Carol的场景并不多,但这句话或许是Carol对于Therese的爱的体现。

CAROL被誉为本年度最美的爱情电影,当之无愧。它的美是视觉的——演员、摄影、灯光、服装、配乐、美术——无一不是美的;它的美更是情感的,它唤醒了许多人沉睡已久的爱的心情——爱就是心跳漏掉的一拍(Highsmith在原著里写道:(Therese) heard her heart stumble to catch up with the moment it had let pass.)。不可否认CAROL受到广泛关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同性题材,但我相信真正的爱情是超越性别的,观众移情于故事中涉世未深的Therese或成熟迷人的Carol,不是因为他也爱过一个同性,而是因为他曾经爱过某个人。我认同Todd和Cate在采访时一再提及的观点,CAROL首先是一部爱情电影,其次才是一部同性爱情电影。两个人在人海茫茫中相遇,一见钟情,经过内心的挣扎决定要一起生活——世间圆满的爱情大抵如是。

对于抱有极大期待的东西,人们往往会更严苛地对待,一贯的水准只能说是及格,人们想要看到超出完成状态的作品,而《CAROL》,毫无疑问,是一个惊喜。这部原著是派翠西亚海史密斯作品的改编电影,用它独特的气质和极致的美学诠释了爱情这个词语的含义。你知道,有时候,即使是一本伟大的小说,未必能改编成一部伟大的剧本,也不代表剧本会蜕变成一部伟大的电影。

对于抱有极大期待的东西,人们往往会更严苛地对待,一贯的水准只能说是及格,人们想要看到超出完成状态的作品,而《CAROL》,毫无疑问,是一个惊喜。这部原著是派翠西亚海史密斯作品的改编电影,用它独特的气质和极致的美学诠释了爱情这个词语的含义。你知道,有时候,即使是一本伟大的小说,未必能改编成一部伟大的剧本,也不代表剧本会蜕变成一部伟大的电影。

这种紧张感的营造使观众感同身受、引起共鸣。Carol凝视着Therese,缓缓说道“What a strange girl you are, flung out of space.”这句话在她俩第一个赤裸相拥的床戏中再一次出现,因为电影是随Therese的视角推进的,对于Carol,我们也是以她的角度去看待,能清楚说明Carol的场景并不多,但这句话或许是Carol对于Therese的爱的体现。

那一刻,相信很多人也被打动了。Carol离开Therese,当Abbey送Therese回去的途中,Therese从车上狂奔下来,在路边痛苦地呕吐,这个场景是不是似曾相识?人在经历那种极端的痛苦的时刻会产生本能的恶心,正如在《断背山》里,Jack离开Ennis以后Ennis也那样呕吐。这种生理的表现是极端的绝望和痛苦。失去所爱之人,就好像连自己也失去了。

不得不说,两个女主的选角极为成功。当你看完这部电影,你没法想象除了她们以外还有谁能够更好地演绎这两个角色。Cate Blanchett就是现实生活中的Carol,她一头金黄的头发,优雅美丽地走进商店,嘴角扬起时眼角几处淡淡的细纹,缓慢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她就是Carol

Carol和Therese的爱情,是一见钟情的,遇到对的那个人,只要一眼你就可以确定。第一次相遇,两人眼神的交汇,我只能说这两个演员绝了,眼神是最难演的,用眼睛说话更是难上加难,但这种“一眼万年”的感觉愣是被传送到观众那儿。Carol第一次约Therese吃饭在餐馆那场戏,Carol是局促不安的,她并不确定Therese对她的感觉,所以她看Therese的眼神是游移不定的,说话的语调也是犹豫迟疑的,而Therese的羞涩紧张,如果你有喜欢过人你一定明白那种感觉:看着她的时候,所有的可能性都在脑子里上演,细数到见面后每一句话的语气和用词,会幻想她梳起怎样的发型,喷什么香水,而此时Carol占据了她全部的身心。

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给人的印象是一片繁荣:快餐、汽车、彩色电影、电视、计算机、工资上涨……因此很多人认为50年代是美国的“幸福时期”。其实,这一时期还伴随着恐慌、贫穷、失业、不平等和种族歧视等问题。同时麦卡锡主义的实行,高压政策、各种严格的审查使得人心惶惶,那个时代的美国人对于情感是隐忍的,而同性之间的爱情,是完全不被接受的。

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给人的印象是一片繁荣:快餐、汽车、彩色电影、电视、计算机、工资上涨……因此很多人认为50年代是美国的“幸福时期”。其实,这一时期还伴随着恐慌、贫穷、失业、不平等和种族歧视等问题。同时麦卡锡主义的实行,高压政策、各种严格的审查使得人心惶惶,那个时代的美国人对于情感是隐忍的,而同性之间的爱情,是完全不被接受的。

而凯特布兰切特,不用赘述你也知道她很有名。这些人,集中在一起,会拍出一部怎样的电影?唯一可以确信的是这绝不会是一部烂片。

爱情的邂逅可能是由命运来决定的。Therese是一个百货公司的售货员,平凡的就像你随时可以见到的年轻女孩,但她心中有一个做摄影师的梦想,在一个和往常一样普通又无聊的工作日,她偶遇了来为女儿选购圣诞礼物的Carol,两个人很投缘。Carol落下的手套成了两人交往的契机,通过电话联系、约会吃饭、公路旅行,她们的感情持续发酵并逐渐意识到对方是自己的所爱之人。但爱情总是会遇到阻碍,Carol的丈夫此时正在和她办理离婚手续,他对此身怀怨恨,并不顾一切地争取女儿的抚养权,以控制Carol留在他身边。Carol为了女儿决定与Therese分开,和丈夫妥协。俩人遭遇到的社会压力和阻碍使她俩的爱情之路坎坷艰辛......

这部电影里我最爱的便是Therese和Carol两个人在一起时那些恰当的沉默和静止的瞬间,静默不语,眼神交汇时的情感融合,犹如一场排山倒海般的龙卷风一样的爱意,它片甲不留的摧毁路上一切障碍又将其接二连三卷入空中,不由分说地撕得粉碎,以无人可挡的势头吹过汪洋大海......电影结尾Therese穿过茫茫人海那个与Carol的对视就足以令人落泪:爱情,本来就是我爱你这件事儿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威斯尼人平台发布于港台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唯有你如此明亮清晰,茫茫人海中